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淘宝模板
手机模板
淘宝头条
淘宝教程

我的三次打胎的情感经历

时间:2018-04-16 02:39 作者:八爪鱼 阅读: 纠正错误
 1.jpg


爸妈在我初中那会儿就离婚了,他们两个都有了外遇,离婚事项倒是很简单,签字就行,没有财产纠纷,两人都巴不得脱手这件事;而一提到我,我爸就说:“从小都是你妈在带你,你跟着她会好一些。”

我妈则说:“你爸挣的钱多,你跟着他,生活上不用愁。”

我谁也没跟,上学期间就住学校,到放假了就去外面租房子住;爷爷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奶奶比爷爷小十岁,后来也改嫁到外地了,我和奶奶很多年没有再联系过。

在爸妈没有离婚的时候,我经常盼着他两分开,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每日都生活在那种争吵的环境下;而在他们真的离婚而不要我后,我却感到无与伦比的委屈。

初中这几年,靠着爸妈给的一点钱来维持生活;同学们去娱乐,我则拒绝,有一种没有尊严的感觉在我内心滋生。他们都是完整的家庭,他们的爸爸妈妈都很疼爱他们,我似乎就是特立独行的一个人,在大家眼里,我是如此的孤僻,如此的不合群。

初中毕业后,我成功进入了重点高中,但我却没有钱去交学费;我将情况告诉了妈妈。

“小余啊,妈妈现在怀孕了,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也不好帮你啊,希望你能体谅体谅妈妈的难处,对了,你问你爸爸吧,他那边应该没问题。”

然后,我给爸爸打电话。

“我这工资都每个月如数交给她,哪里来的钱?”

“你可以问她要啊,就说你有事要用。”我说。

“哪有那么容易的,她那个人很抠的...”话没说完,电话那头传来另一个尖锐的声音:“你不想活了是不是,让你把工资交给我是对你好,你是不是不让我管你了?好,不让,你就直说,咱两一拍两散。”

“没没没,哪有这回事。”

我没再听下去,挂了电话,找了个角落蹲下来。抱着膝盖,手里紧握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上面写的是一些联系人的电话。

最终我给表舅打了过去,虽然是我表舅,但从小我就一直喊他舅舅。

“这样吧,小余,你到我家来拿吧。”

我欣喜若狂,眼泪在眼中不停的打转。本不想给舅舅打电话寻求帮助,因为从小我妈就告诉我不要太过于接近舅舅,当时我不明所以,问妈妈为什么,我妈说:“他不是人。”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明白我妈为什么当年会说我舅舅不是人。一些画面也在我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

不记得那时候我是几岁,我看到舅舅将我妈按到在床上,并且撕开了她的衣服和裤子。

我跑进去打他,被他一个巴掌甩开,然后后脑勺撞在了墙上,昏了过去。这是我妈后来跟我讲的,至今我爸还不知道这件事。

我本想找个同学一同和我去舅舅家拿钱,但却发现我身边并没有这样的人,他们似乎都很忙碌,忙着约会,忙着玩耍,就是不忙着学习,学习对于他们来讲更像是可有可无。

重点高中对于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我唯有通过努力学习在今后取得更高的成就才能改变命运。

我敲了敲铁门,舅妈冷眼看着我说:“你怎么来了?”

“是舅舅让我来的。”

“这个死东西。”伴随着谩骂,她还是将铁门打开。

我悻悻的走进屋子。

舅舅在客厅看电视,窗帘拉下来,整个客厅被昏暗蒙上;舅舅看到我,立马露出大龅牙:“哟,小余来啦,还没吃饭吧,那个谁,你给小余下碗面条去。”

他对着大门的舅妈叫道。

舅妈满含怨愤的看向我,不情不愿的走进了厨房。

“你看看你,外面下雨了怎么也不撑把伞呢?”舅舅伸手要捋我的头发,我往后缩了缩身子。

他哈哈笑了笑,说:“没事没事,去洗个热水澡吧,可别感冒了,你要是生病了,今晚可不能回去了。”

虽然是毛毛细雨,但一路走过来,衣服也被打湿了不少,黏黏的,很不舒服。

于是我走进浴室,在要关门的时候,发现浴室的门没有锁。在手把处是一个大大的圆洞,通过这个洞,浴室里的一切尽览无疑。

我找了个凳子,抵在门后,然后找了个毛巾将手把处的圆洞塞住。

我腿掉湿哒哒的衣裤,镜子前的我,已然发育成熟,高挺的双乳,纤细的腰肢,这是很多女生都羡慕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没有一点杂质,但我的五官却比较普通,这让我对那句“一白遮千丑”的话有所怀疑,因为从来没有过被被人喜欢过。

不一会儿,暖暖的热水从喷头上密密麻麻的小孔里冒出来,伴随着热气,升腾在房间里,没多久,连镜子上也凝聚了一层水珠。

我时不时往后看那个被毛巾塞住的洞,是不是会被什么东西桶开?但幸好没有。

我将衣服摊在手里,举起来,尽可能的举高,在头顶的强烈的高光之下希望能尽快的将它们烘干。

不知在什么时候,门把手初的毛巾掉了,洞口出现了一只眼睛,我吓的魂飞魄散,连忙蹲下并用手上的衣服遮住上体。

再看去,那只眼睛已经消失了。

穿好衣服,我走到客厅,桌子上放了一碗面条,热气在昏暗的空间里向上升腾;我的确饿了。

“吃吧,小贱货。”舅妈冷冷的说。

“去你妈的, 你怎么说话呢?”舅舅给了舅妈一个耳光:“滚一边去。”然后对我露出大龅牙,说:“小余,趁热吃吧,吃完了,我们来谈谈正事。”

我抵不住饥饿带来的痛苦,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舅舅让我跟他去他的卧室拿钱,我看到他邪邪的嘴角,又联想到我妈告诉我的话还有一些不堪的画面。

趁着舅舅进屋的拿钱的空挡,我夺门而出。

身后远远地传来舅舅的声音:“小贱人。”

我将情况跟我妈讲了,电话里听不出她的情绪,淡淡的,没有那种女儿差点被玷污的愤怒。

“小余,要不你趁着假期自己出去赚点钱,女孩子嘛,很好赚钱的。”

我突然明白我妈的意思,言下之意,她让我去卖。

我挂了电话,冷冷的笑着,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给她打电话,她就算死了我也不会。

我绝不可能去卖自己。

幸好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餐馆做了服务员。

因此,我也认识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

他叫诺。

长相并不是很出众,皮肤有些黑,手掌很大,手指关节很突出,掌心有厚厚的死茧。

我问他是不是经常干粗活,他说是的,以前在乡下经常干农活,还在工地上干过。

他对我很好,给我买穿的和用的,经常请我吃饭。

很大方也很体贴,总是会在冷空气侵袭城市的前一天提醒我加衣服。

我从来没有过被人这么关心过,心里很感激他。

那天晚上,下班后诺叫我去吃夜宵,吃了夜宵,他对我表白,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吻上了我。

那天晚上,我们发生了关系,我的第一次就这么给了他。

没有值不值得,一切都是心甘情愿。

在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们相处的很融洽。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他在大街上揽着另一个女生的腰。

我上前拦住他,并当着路人给了他一个耳光,问他这个女人是谁。

他瞪着铜铃般的眼看着我,咬牙切齿的说:“咱两从此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然后扭头就走,我蹲下来,在大街上埋头哭泣,没有一个人来安慰我。

我突然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冰冷,让我不寒而栗。

身后是汽车烦躁的鸣笛声,还有司机的叫嚣声:“他妈的,找死吗?”

我拿着几百元的工资以及诺给我卡里打过来的一千多块钱,回到了出租屋,没有再去餐馆,没有再去找诺,一切都是双方自愿的;他提供了我很多物质,我提供了我的身体。正如同我妈说的去卖,是一个道理。

后来我发现,我怀孕了。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一人到医院去做人流。

护士问我家属呢,我笑着说,他们忙,没时间来。

护士嘴里嘟囔着:“现在什么人都有,连自己女朋友打胎都不来照顾,也是够狠的,小姑娘年纪轻轻可要看准人啊。”

我说了句谢谢,拿着单子坐在了走廊的凳子上,等待着死神来夺走我肚子里孩子的生命。

眼角瞥见几个护士站的几个护士朝我这里指指点点,似乎是在议论我。

我聚精会神得侧耳倾听。

“看她年纪应该还是个学生。”

“肯定是啊,这还用说吗,你傻不傻。”

“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这么小就不爱惜自己的身子,真是瞎搞。”

每一个字就像是一把重锤,锤击着我的心脏。

路过的几个人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我将头低下假装看手里的单子。

打胎过后,我休息了十多天,哪儿也没去,就在出租屋里,饿了就自己起来做饭;没人照顾,没人诉说,唯独和黑暗以及冰冷的墙壁偶尔说上几句心里话。

高中我没有去念,也许是心灰意冷,也许是没钱,也许是对人世的冰冷的畏惧,也对今后的路充满迷茫。

念完高中我又能怎样?是否有钱去念完?大学呢?

我发觉我正在逐渐的颓废起来。

这个城市再也不会有我的痕迹。收拾必要物品,背着一个行李包就这样离开了。

这个城市的烟花看不见了,鞭炮声听不见了,孩子的欢笑听不见了,长辈们醉酒吆喝声听不见了,一切都将埋葬在黑暗中。

后来我到了南京,被人骗去做小姐,威胁、恐吓,不做就得挨打,我才多大?我怕,所以,我只能去坐台、出台。赚的钱他们拿走大半,偶尔遇到慷慨点的会给的多一些,自己也就拿的多一些。

以前的我是活在象牙塔里,不明白社会上的人心险恶,而今深入泥潭,无法自拔;我开始堕落,开始不去挣扎不去反抗,就这样活下去,有吃有穿有住还有男人,有什么不好?

我时常在想,我可能被她们给洗脑了,我的思想和性格在发生着变化,我不再是曾经那个优柔寡断且胆小的女生,我变得开放起来,但我骨子里依然有那么一份保守性格存在。

遇到志明的那天,外面正下着大雪。

志明在我身上不停的动着身体,我别过脸去,透过被紧闭的窗户,望向外面的世界,一片雪白。那些房屋上、树枝上积了厚厚的雪层,上面没有鸟雀。

我想到了过往,眼泪不禁流了下来。这时候,随着一声野兽般的沉闷声,志明将欲望宣泄在了我的体内。

“你怎么了?弄疼了?”他趴在我身上,用手指替我抹掉泪水,问。

“嗯,有点。”我揽着他的脖子,笑着说:“要不,你养我吧。”

他瞪大了眼看着我,像是看一个怪物,我笑了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没再提,抽了些纸巾,当着他的面擦拭我的身体。

“你干这行多久了?”他为自己点了一支烟。

“没多久,半年多吧。”

“怎么想起做这个,年纪轻轻的...”她看了我一眼,意识到后面的话可能会伤害到我,也就没再说下去。

“我不干这个,你还玩什么?玩自己的左右手吗?呵呵”我娇笑道。

“你这人,真是...算了,不说了。”他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钞票,正要递给我时,又缩了回去,然后又在里面抽了两张:“拿着吧。”

我手里拿着他给的小费,看着他穿好衣服,看着他的背影,我深深的渴望这个男人能将我带走。

等他走后,我光着身子到浴室冲洗自己的身体,我用毛巾不停的擦,不停的擦,想擦掉身上沾满那些男人的气味和液体,它们让我呕吐,让我感到罪恶。

之后的日子,只要志明来,就指明点我,而每次翻云覆雨过后,他都会将他的欲望射进我的体内。

我不怕怀孕,因为我每次都会吃药,尽管知道这样会对身体有坏处,但总好过花钱去打胎的强。

有一次,他靠在床头,抽着烟,说:“要不,跟我走吧。”

我愣了片刻,笑道:“怎么?你不嫌我脏吗?”

他看了看我,将烟雾吐在我脸上,我捂着嘴,忍不住咳嗽。

“每个人都有那么些污点,何必在乎?”

他的表情很严肃,我想,他是不是也经历过什么?

我开始对他有些好奇,想要了解他。

志明给了一笔钱给巧姐,并说:“这人以后就跟着我了,把她的证件还给她。”

那一刻,心中的感动前所未有,有一股想要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他的想法。

从那以后,我彻底自由,我很感激他,他的所有要求我几乎都会答应。

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爱,他的姿势和花样越来越多,而我则开始厌烦,不过我并未表现出来。他是我的恩人,我应该感谢他。

我不再吃药,我让他带套,他不乐意。顺理成章的,我怀孕了。

“打掉吧。”他坐在床沿上,背对着我。

“好啊。”我忍住难过,努力让自己笑出来。

这是我第二次打胎,并没有第一次那样害怕,反倒觉得很轻松,如同一个小感冒去医院拿点药一样。

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对志明没有爱,只有感激,我也不可能爱上一个经常出去找女人的男人,当然,他也不可能爱上一个小姐,他养我,不过是为了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用再花钱找小姐罢了。

和他在一起一年,一年的时间里,我吃他的住他的用他的,一年时间下来,我没觉得亏欠他什么,他想要我的身体,我想要他的物质,就这么简单,公平交易,谁都没觉得亏欠谁。

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他开始不怎么碰我了,会因为一点点小事而对我发脾气,如果我和他争吵,他就会动手打我。

有一次我给他倒水喝,不小心将水洒了一点在他的电脑上,他立马站起来,推了我一把,然后我们开始争吵。

他开始动手打我,用脚踢我肚子,抓着我的头发在墙上碰。我只觉得头上传来剧痛,耳边是“砰砰砰”以及他嘴里谩骂和羞辱我的声音。

“你不过是个婊子,你有什么资格还嘴,真以为我把你当块宝?”

“要不是老子当初把你买过来,你现在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糟蹋,贱人,婊子。”

我心里冷笑:你的想法我还不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反手推开他,抄起电脑旁边的烟灰缸向他砸过去,他的额头有血渗出来。

他彻底愤怒了,将我按到在床上,一只手抓住我两只手腕,另一只手不停的在我脸上打,我只感觉半边脸已经麻木。

然后他开始脱我的裤子,我奋力抵抗,但似乎并没有效果。最终他还是进入了我的身体。

这一次,感觉像被撕裂了一样,剧烈的疼痛随着他的动作,跌宕起伏。

我索性不再挣扎,一边流着泪,一边望着漆黑的空间,眼前是被黑暗淹没的天花板,洁白的天花板此刻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第二天一早,我趁志明出去,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这个我住了一年多的屋子。

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里,我想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好好生活下去。

但生活从来都没有那么容易和顺利。

在一家工厂上了一个多月的班,我发现我怀孕了。

我知道是志明的,但我不想生下来,我痛恨他。发了工资,我在一个关系挺好的同事的陪伴下去医院做了人流。

这是我第三次打胎。

大半年过去,一切都很顺利。黄昏,我坐在工厂门口的阶梯上,望着天边那一抹晚霞,她今天的生命正在慢慢消失,但第二天又会死灰复燃,永无止境的循环下去。

而我的人生,没有永恒,我终将死去,逃不过的宿命,其实也没什么好悲伤的。

没爱过,没真正的享受过生活,一直都是在阴影中度过。整日都在提心吊胆的想,会不会跳出几个大汉把我抓回去,卖掉?

我噗嗤笑了,自己都被自己逗乐了。

“笑什么呢?”

我回头看了一眼,是我们车间的机修工刘师傅。叫他师傅是因为大家都这么叫,他年龄大概在二十七八岁左右。

“刘师傅好。”我咧嘴笑着打招呼。

“嗨,师傅师傅的叫着多不好听,我听着也怪别扭的,你就叫我权哥好了。”他厚厚的嘴唇里夹着一支烟,在说话的时候,烟也会随着他嘴唇的跳动而跳动。

“好的,权哥。”

我对他还是有些畏惧的,在我们厂里,机修工的职位要比操作工高很多,有几个机修工很高傲,常常摆着一副不情愿的面色去给人修理机器,还非要让人去叫四五次他们才会去修。

权哥为人很亲切,很多时候,我叫他帮我修理下车台,他叼着烟,二话没说就跟我过去了。

我知道他对我有想法。

他坐在我旁边,也不看我,和我一样,看着远方的天空,叹了口气说:“人呐,活的真是不容易。”

“是啊,不容易,但还能怎么办呢?难倒去死吗?哈哈。”

“倒是想死,但是不敢啊,哈哈。”

我们打趣的说着,他突然盯住我说:“小余,我喜欢你,我想娶你。”

娶我。

这两个字从来没人跟我讲过,而且这么真诚。

心里不免有些想法,也想找个可靠的男人嫁了,过着安稳踏实的生活,我不怕苦,只怕奔波。

我没有答应权哥,之前的路,我伤的太深,对男人建立了一种警戒的信号。

在后来的相处中,他时常找我聊天,给我买东西,带我去吃好吃的,车间里很多人都撮合我两在一起。

我是个没什么主见的人,我的思维比较简单:大家觉得好的,那肯定是好的。

就这样,我和权哥在一起了。

我们搬出了厂里的宿舍,他在外面租了个房,离厂子不远,骑单车也就二十多分钟就能到。

我们一起上下班,在同事跟前秀恩爱,,他带我去看最新出的电影,我感动的时候他会伸出手臂,拦住我的肩膀,大手微微用力,并说:“别哭,我在呢。”

和权哥确定关系后,我说出了自己的情况,但没有对他说我做过小姐,打过三次胎。我想,有些东西还是埋在心里最好,一旦说出来,伤害的不仅仅是对方,还是自己。

权哥也跟我讲了他的情况,他从小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没有亲人,很少有朋友。五年前来到这里,便一直在这个厂子里干,起初是干操作工,因为比较爱捣腾,对于机修这一块,不学自会。

老板见他能力不错,就让他做机修,就这样,一干就是五年。

中间还有很多他的事情,他说他大多数的时间是在流浪,他去了很多城市,他当过乞丐,要过饭,骗过别人的钱,去抢过东西,做过保安,看过厂子等,很多很多事情。

“那你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吗?”我好奇他没有提到恋爱的经历,于是问他。

他嘴角勉强的牵起一个嘲讽的笑容,把玩着手指上的烟:“有,是个妓女。”

我心里咯噔一下,紧张了起来。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他继续说:“而且我还特犯贱的想要她做我老婆。”

“正当我要对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消失了,带着我赞了两年的积蓄,跑了,我找到她的朋友,才知道,她是个妓女。”他深深的吸了口烟,眼神落寞的望着远处。

我挽着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以后我来照顾你。”

“就你?”他轻蔑的看着我说。

“怎么?”

“你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怎么照顾我?买菜都能忘记带钱的人...还是我来照顾你吧,小丫头。”他的手在我的头上摩擦着。

幸福可能就是这种感觉,会让你忘掉曾经经历的所有疼痛和悲伤。

我有种感觉,权哥就是我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12.25号,我们结婚了,在同事们和领导们的祝福下,我们真正意义上组成了自己的家庭。

新婚那天,权哥压在我的身上,高挺的鼻尖触碰着我的鼻尖,对我说:“你一定不是人间的。”

“难倒我是地狱的吗?”

“不。”

“那我是天堂的?”

“不。”

“那我是哪里的?”

“你是我心里的。”

就这样,我们甜蜜幸福的生活了两年。

有一天权哥趴在我的身上,说:“亲爱的,我想要。”,我笑着说,我来列假了。

我看得出他有些烦躁,他翻身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的双眼,一动不动。

我也没出声,两年时间,他一直想要一个孩子,但两年了,我都没怀上,我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正如医生告诉我:“你如果再做人流可能会影响生育能力。”

我心中愧疚,无法给他想要的,将头靠在他的胸口,空气很安静,我们各有所思。

“要不,你去检查一下吧。”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我不确定权哥会不会因为我的不孕而离开我,但我找不出什么理由不去检查。

“嗯,等哪天有空了就去。”

他突然转移话题:“我不想再做机修了。”

“不做机修你做什么?你要辞掉现在的工作吗?”

“嗯,有个以前的朋友叫我去看场子,按天结,一天三百。”

“三百!这么多。”

“对啊,所以,我打算辞掉机修,一个月那么点工资,实在没动力做再做下去,再说了,你看看你,连个像样的化妆品都没有。”

我心中欣喜他为我考虑。

“你那朋友可靠吗?”

“当然,以前可是过命的交情。”

“行吧,我支持你。”

辞掉工作后,他每天深夜去给别人看场子,到凌晨才回来。

可能因为赚钱多,有干劲儿,忘掉了之前让我去检查的事情。我知道我一直在逃避,既然他没有再过问,我也就没去医院检查。

我害怕知道结果,其实不用想我也知道结果,肯定是不孕的。之前吃了那么多避孕药,打了几次胎,能怀上才怪了。

权哥每天带回来的钱越来越多,从三百,到四百,到现在的六百;没人想过贫穷的生活,我也不例外,虽然权哥拿回来的钱越来越多,但我的心理始终有些不安。

这些不安,终于在某一天成为了现实。

他被道上的人抓了。

他看场子的那个老板得罪了黑道上的人,那天晚上那些人去抄了老板的场子,把那些看场子的人全部都抓了起来。

我见到权哥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满身是血的被绑在一个木桩上。

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嘴里一直叫着“权哥,权哥”。

我想过去看看他的情况,却被人拉住。

“这人打伤了我手下的人,拿十万来,我放他走。”我看向说话的人,他坐在椅子上,穿着黑色的风衣,长得尖嘴猴腮。

“十万,你怎么不要了我的命,我哪里去找十万。”我对他吼道。

“呵呵,没有?还有一个法子。”

我一听到事情还有转机,便问:“什么法子。”

“陪我这几个兄弟睡一觉就行。”

我环视周围,看了看,七八个人露出邪淫的笑容。我听到权哥在说话,声音很低很低:“不...要。”

刚说完,就有人上去对他拳打脚踢,我流着泪,叫道:“别打了,住手。”

“同意了?”

权哥艰难的抬起头,满脸鲜血的看着我,他的眼神告诉我:不要答应。他已经再无力气说出一个字。

看到他这模样,我心中更加愧疚,他是为了我们更好的生活才会去看场子,我有什么不能牺牲的?

我冲那人点了点头,同时,也看到了权哥眼中的绝望,他的头无力的垂了下去。

事后,我忍住下体的疼痛,背着浑身是血的权哥,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在车里,他用微弱的声音跟我讲:“你…不应该...的”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我食指轻轻抵在他的嘴上:“马上到医院了,别说话了,好吗?”我把他抱在怀里,忍住哭出声来的冲动。

一路上,他真的没有再说话。

我看着他被医护人员推到了抢救室,心如刀割也不能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不光是痛,更多得是愧疚。

当医生告诉我权哥流血过多,没能挺过来的时候,我脑袋嗡的一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像个疯婆子似的,在走廊里大叫权哥的名字,一边叫,一边哭。

医生带我到了停尸房,那里有权哥的尸体。

我抱着他冰冷的尸体,像个满含怨恨的女鬼,哀嚎了整整一个晚上。

我将所有的积蓄拿出来,在陵园选了一块地。有鸟儿停在墓碑上,叽叽喳喳的叫着,我对鸟儿说:“权哥,是你吗?你要对我说什么?”

鸟儿又叽叽喳喳的叫了一边就飞走了。

我笑着说:“权哥,我知道了,你在那边也要好好的。”

后来,我发现我竟然没有来例假,我慌张的跑到医院去做检查。

“你怀孕了。”

“什么?不可能,我不孕的,怎么会怀孕?”我不敢相信,瞪大了眼,问医生。

“自己看去。”医生烦躁的将检验单丢给我。

我拿到检验单,看到结果后,我突然笑了,笑的撕心裂肺,笑老天爷太会捉弄人。

“这他妈是谁的种。”我大叫道。

“干嘛呢,那么大声,这里是医院。”刚刚那个医生对我嚷了句。

我不确定这是谁的孩子,但也可能是权哥的,也可能是其他人的。经过深思熟虑后,我打算生下他,我心中认定,他就是我和权哥的孩子。

当我冷静下来,我其实是知道的,这不是权哥的孩子,但如果人不自己骗自己,又靠什么去支撑已经崩溃的精神世界?

孩子快要出生,我需要人照顾。

我联系到了我妈,虽然我很不愿意再去联系她,但我真的没有办法,我还没开口,电话那边就传来几乎是祈求的声音:“别再问我要钱了,我真的是没钱给你。”

“妈,我怀孕了,你要做外婆了。”眼泪不禁的掉下来,很久都没有这样叫过我妈了,太多的情绪冲击着我的内心。

“你是想我给你带孩子是吧,我自己的孩子都带不过来,哪有功夫带你的孩子。”

我突然想起,我妈和她现在的那个男人也有自己的孩子,我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如果说我的一生最让我怀念的事情是什么,那一定是和权哥在一起的所有日子。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岁月没有安好,权哥不曾走远,他一直在我身边,时常还会和我打情骂俏,给我讲笑话,我被他逗的咯咯直笑;他翻身趴在我身上,我惊讶的看着我高高的肚子说:“当心点孩子。”

他恍然大悟,弓着背,高挺的鼻子触碰到我的鼻子,说:“你一定不是人间的。”

“难倒我是地狱的吗?”

“不。”

“那我是天堂的?”

“不。”

“那我是哪里的?”

“你是我心里的。”

“是真的吗?”

“是真的。”

“我说你是真的吗?”

“我一直都是真的。”

我满足的笑了,伴随着眼角的眼泪,我伸出双手到冰冷的空气中,将权哥拥入怀里。



文丨酒醒书香

转载授权务必联系微信:dingco-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