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等老去的那一天,希望你还在我身边

时间:2018-04-25 15:24 作者:八爪鱼 阅读: 纠正错误
 1.jpg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但我知道爱不是什么。爱不是占有,因为你的存在,她更能享受到自由;爱不是威胁,因为你的存在,她更能感到安全;爱不是改变,因为你的存在,她更能发现自己的美好;爱不是自我寂寞的满足,当彼此靠近时,觉得生命从此完整,不管周遭环境如何恶劣,心中都充满了静谧。

——题记

雨越下越大,冰凉的雨滴,仿佛是在诉说着一个个凄凄惨惨凄凄的故事,还真是没完没了了,不知道已经在心里问候了老天多少次,告诉我,你是不是存心的?此时此刻,我心急如焚的默默祈祷着雨快点停,哪怕小一点也好,和我同命相连的还有一只橘黄色的小猫,在屋檐下来回的踱着步,我是没心情去搭理它的。学校不是没有图书馆,还很不错,周末有许多人,情侣也很多,我是一个喜好安静的女生,所以选择了离学校只有一公里距离的缘来书屋,一是这里离学校很近且还有几路班车,都只有一个站,下车走一百多米就能到;二来嘛,当然是安静咯,书屋的布局我也非常喜欢——简约的风格,缘来书屋身在闹市,却给这个喧嚣的城市注入了灵魂。还有我的一个小秘密,如果可以,我会永远的把它埋藏心底。

这雨依然是下得那么直爽,期间我不是没有求助过:“喂,晓晴,你现在有空吗?芯瑶,有啥事吗?我和王暖正在世贸百货避雨呢,倒霉,今天出门没看天,我们都还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呢”。我忙说到:“你们各自祈福吧,好人会有好报的”。然后给好闺蜜汐雨打电话:“下一站,市人民医院,请需要下车的乘客......我就知道,她们不是在逛街购物就是和男朋友在约会”,默默的挂了电话,实在不好意思去打扰她们。我也不是矫情,或者舍不得钱去买雨伞,雨实在是太大,最近的超市离这里也有几百米,求人不如求己,终于下定决心,你…这是…准备要…自杀…吗?冷不防的一个声音,着实的把我吓了一跳。现在这里除了他,还能有谁?看见他惊讶的表情,心里暗暗叫苦,不好。“诺,我的伞,借你了。”我低着头接过伞,用了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声谢谢,忙不迭的消失在雨中。

我是Z大的一个学生,不出众,扔在人群中,一抓一大把的那种,真要说优点,那就是安静,还有便是良善吧。大学里我结交了一批关系很好的朋友,她们个性或开朗,或无耻或婉约,都说大学是爱情的圣殿,所以到大一下半期的时候,身边的好友都陆陆续续的交了男朋友,于是我这个孤家寡人,经常被鄙视,被说教,也不是我不向往爱情,只是还没有遇到,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与书为伴。回到宿舍洗了澡,正在吹头发,汐雨哼着小曲唱着歌,看来心情似乎很不错,笑嘻嘻的问我打电话又挂了是怎么回事?我给你回电你也不接?现在我才想起手机,果真有两个未接来电。我俏皮的说:“我想你了呗”。“少来,本小姐喜欢男的”。

我其实没想明白一件事,准确的说是好奇心,为啥他借我的雨伞是把女生用伞,据我的观察,没发现他跟其他女生接触过。想到这,我看着汐雨,很认真很专注的那种,或许是被异样的眼光盯着,汐雨冷不防的跳开,用疑惑地小眼神看着我说:“你不会真对我有意思吧?”少臭美,明天有时间吗,我请吃饭?有,有有有,你请吃饭我随时都有时间,说吧,需要我做什么,我可是很负责任的哦,相信我,顺便问一句,能带家属吗?哦,是这样,明天我要去缘来书屋还伞,诺,就是这把,是个男生的。“男生的,你确定”?嗯嗯,怎么看这也是女生用伞吧?不知道啊,这也正是我所疑惑的?

一切如常,他还是安静的坐在角落,专注的看着捧在手中的书,真要说与平常有所不同的话,就是旁边多了一只橘黄色的小猫,静静的舔着小爪,,我和汐雨正在商量着如何开口时,他抬起头看着我们这个方向,没办法,我俩只好乖乖的走过去,“这,你…你的伞,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饭”,脑子发热的冒出这一句,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心跳的厉害,结结巴巴就语无伦次了。他接过雨伞说:“不用客气”,沉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喵~好可爱的猫,汐雨蹲下去抚摸着小猫,我也被小猫吸引,准确的说是被它获救了。它叫果果儿,是只流浪猫,昨晚见它在外面躲雨,我想它应该也饿了,就在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一个面包给它,今天来的时候它就跟着我,发现它喜欢吃水果,就叫它果果儿了,如你所见——一只挺可爱的小猫。我才发现这不是昨晚和我同命相连的那只吗,只是没想到它的运气会这么好?沉默、又是这该死的沉默,哈哈,看不出你挺有爱心的嘛,汐雨突然冒出这一句,紧接着说:“你好,我叫唐汐雨,旁边喝了被门夹坏了的六个核桃饮料,脑子不好使的家伙叫袁芯瑶,是我最要好的闺蜜,等会一起去吃饭不?你好,我叫徐子义,吃饭,可以。汐雨看着拿在他手中的伞,想问什么,最后还是没问出口,徐子义眉头皱了皱,开口说:“这是我女朋友送我的,三年前她去了个很遥远的地方,我只知道那个地方的名字叫——天堂”。氛围马上又紧张起来,汐雨也不知所措的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故意让你伤心的,不过,那个女孩应该很幸福吧,有个男生......”。

看着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觉得好像没我什么事啊,暗自庆幸叫上了汐雨,要不然今天的事我还真得要头疼了,毕竟交际的事我不是很擅长。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就在旁边静静的听着,看来我还是挺有做一个倾听者的潜质的嘛,正这么想着,汐雨问我去那吃饭,对哦,到饭点了,那就一起走吧,去吃饭。

吃了饭出来,汐雨建议去看电影,三人一致的同意了,在去的路上,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汐雨要看《X》,徐子义觉得《Y》比较好,我说,那就《Z》吧,汐雨和徐子义都表示好。回到学校,已经很晚了,我们都玩得很开心,也有些许发现,徐子义也是Z大的学生,比我大一岁,我们相互留了联系方式,他也不是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冷漠嘛,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哎呀,我为啥会有这些危险想法,他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

一切照旧,只是有时候去图书馆时,身边多了一个人,去食堂时,身边多了一个人,去学校后山的小广场时,身边多了一个人,我就纳闷了,为啥多的总是同一个人?有时候汐雨会问我你们是不是那啥关系?发展到哪了?还需不需要红娘?扔给她的除了白眼还是白眼,我实在是想不出能用任何语言回复她,确实,她的问题把我问住了,我和徐子义是什么关系呢?他又是怎么想的呢?

与他相识已经快半年了,难道我们的关系就是没有关系吗?他是个怎样的人呢?有点点洁癖、有点点无赖、有点点小贱、有点点无耻、还有一点点流氓,但他给人的表现却是清风朗月,遗世独立,孤傲中带着冷漠,冷漠中带着琉璃,琉璃中带着高贵。

记得有天早上刚睡醒,出于懵懵懂懂间,收到他发的信息,“袁芯瑶,我手机不见了,好没安全感啊,你给我打个电话,我再找找”,然后打电话过去,他玩味的一笑,嗯,一大早就这么想我啊,才发现被骗了。悠悠的回一句脑子不好使怪我啊,你这不是欠安全感,是欠虐。哎,要上课了,我先撤了哈……留下凌乱中的我……

还记得有一天大晚上的,他在学校后山叫我去看星星,已经很晚了,我匆忙的赶过去,他笑嘻嘻的对我说:“你快看,天上的星星多美啊”,我抬头看天,不由的被漂亮的景象迷住了,然后他邪恶的一笑,说:“你帮我看着我的星星啊,我先回去睡觉了”,不管我跟在他后面怎么叫他,怎么怕黑,他就那样走了,不顾我的走了。

他看起来很斯文,很正派,实际上却是奸诈又邪恶的。他在外面举手投足都是冷冷清清的风格,当只有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便开始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和姑娘在圆房,为什么留郎,留郎圆房,留~郎~”,他就是这么无耻,闷骚到一定境界了,我问他,你的节操呢?他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说:“遇见你的时候就掉了”。

有一天在和他逛街的路上,他无耻到看见一个光头,竟然说:“哎呀,这发型不错哦”,当时我差点没笑喷出来,要不是那人没他壮,我俩多半会惨死街头也说不好。

有时候觉得他说话很直接,有时候又觉得他含蓄得有些过头。有一天他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说:“其实我们俩挺般配的,你喜欢看书,我也喜欢买书;你喜欢唱歌,我喜欢听歌;你喜欢养花,我喜欢赏花……我听着他继续说下去,到最后他竟然说:“女施主,老衲看你与我有缘,要不,还没等他说完,我敲着他的脑袋说,要不你个大头鬼啊,我也不知道当时为啥要发那神经,可能是怕他一时兴起,过了新鲜感就会淡了,或许是我还没有准备好吧?

七夕节他送了一只盆栽给我,说:“玫瑰花就一天的保质期,但它至少能存活一年,然后我明年再送你一盆”。我有点小冷也有点小感动,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就差眼泪没掉下来,然后便听见他在我的耳边呢喃道:“那样我们的爱永远都是鲜活鲜活的”。或许我早都对他有好感了吧,要说是在那个时间,我会说:“在缘来书屋”。接着隔天我抱着盆栽去找他,看着他对着那盆栽摇头晃脑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说:“你怎么一天就掉叶子了呢?早知道就买仙人掌了”。那天过后,我顺理成章的成了他的女朋友。

有一天我跑步把脚扭伤了,也不知怎么的,我经常会不小心弄伤自己,从小到大几乎没间断过。在医院那医生淡淡的看了一眼说,姑娘,你可真牛啊。期间他一声不吭的去配药付钱,然后来找我,在回学校的路上,其实我可以走路,可看到他的脸色,我就只能乖乖的趴在他背上了,出了医院,他果然对我说教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啊?走路还能扭到脚?你是三岁小孩吗?不喜欢跑步就去看书啊,你这是何苦又何必呢?当时我感觉好累脚又痛,就跟他说:“我好困”,他温柔的说:“那你睡吧,我继续说”。

他总是很护着我。他哥们问他,你女朋友是不是管你管的很严?他厚颜无耻的说,那当然了,这年头好男人那么少,不看紧点怎么行?我是一定要让她管得我严点,她松懈了,我没安全感。两个人过马路,我问他,如果真有车撞上来了,你会怎么做?他说:“那还用想,推开你,我躺地上,你回来讹钱,讹不死他”。我无语,这样不可取吧,他淡淡的说:“我们肯定是遵纪守法的过马路,他要是不长眼的闯红灯冲上来,不讹死他,难解我做个三好公民的气。

我们就这样走在路上,他仿佛略有所思的在想着什么?

我问他:“你在偷偷乐啥呢?”

他回答:“我在想,以后咱俩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我无语了,你也想得太超前了吧?

别呀,早点想好早安心呐!

那你想好叫什么了吗?

没有啊,这不在找你商量吗?首先要确认姓氏,是你嫁给我?还是我倒插门?

去死吧你,我才不会嫁给你呢!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