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微型小说【畸形文明中的暖】

时间:2016-12-11 21:50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1.jpg

  在这流光溢彩的天空下,城市,用它独有的魅力和节奏极尽所能的喧染着当代文明。街灯相互辉映,浮华四处流淌,车如水,人如潮,大街小巷吠声扬,混合着劲爆的舞曲声,声声入耳,惊犹的天上的星星都眨起了无眠的眼睛。
  
  在这浮华眩光笼罩下的一处小院里,一个六口之家正沉溺在几场劫难后的余欢中感慨嘘叹。说来也是心诚而天佑也,这次也多亏主治医师王大夫的善念,使得赵军五十多岁的妈妈李秀梅,才捡回了一条命来。看着灯光下头发花白的老头及儿子儿媳和孙女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时,李秀梅这个一生很倔犟的女人,也流下了幸福满足的泪水。
  
  就在这北风肆虑,天寒地冻行人冷的都瑟瑟发抖的农历十一月二十的这天,赵军和平时一样正在上班,门卫叫接电话,说是家里打来的,挺急【注;因厂方规定,凡是本厂员工,入厂不许带手机,交由门卫室通一包管】。原来是赵军的妈妈李梅香突发急症,后经一系列的医学仪器的捡查和医师的汇诊,原来是澜胃病变和突发性高血压并发症。须做手术切除澜胃,问题是先要把血压稳定在一定的数值,这样的话,就得住院陪以药物调理,大概估算了一下,医药费就得五万多。
  
  哎,这一家这段时间点也够背的,就在前几天,赵军的媳妇王兰香,在五点下班的途中,感觉有点冷,就将电动车停在路边,从车篮里拿出大衣穿上,人刚跨上电动车,还没来的及将车钥匙插入锁孔,就听身后咣的一声,伴随着强烈的震荡,把王兰香抛起有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你道何事,原是一年过华甲的老伯,也骑着电
  
  动车在高速行走中,还在左顾右盼的欣赏着路两侧的景色,直到撞上了王兰香才回过神来。这老伯并无大碍,只是小腿擦破了一点皮,等回过神爬起来一看,完了,把别人的电动车尾部撞了个稀吧烂,还把一女人撞的躺地上,他扶不起也叫不醒,此时越想越后怕,索性也躺地上耍赖,后经路人的帮忙和报警,王兰香才悠悠醒转
  
  ,【其实王兰香只是被撞的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其它并无妨】经后续警方的介入处理,王兰香向老伯理赔医药费和其他补偿款共计三万而了事。此时此事,你会说天理何在,公理公平又何在,你甚至会很愤慨或要提出抗议,不过我对你泼冷水的说,你的不满愤慨抗议通通无效。只因这段路上没监控,事发当时也没一人经过,所
  
  以,所为的公论就是人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往往会站在高处对别人进行道德绑架,由此赔叛标准就偏向了老人,没办法,就算你叫破喉咙,但你拿不出有力的证据,只能认怂。这就是苦逼的现实生活。
  
  就在这事平复没几天,又遇母亲突发重症,想想也闹心,这每一桩事都是跟人跟钱过不去的事啊。况且,这对苦命的鸳鸯,家境本就贫寒,今年刚攒了六万块钱,就接二连三的尽出事。没办法,老人的病总得医治,日子还得继续过。就这样,加上自己剩余的积蓄和借来的钱,总算把医药费交清,母亲也入住了病房。
  
  入院经一个礼拜的辩症调养,血压总算相对稳定,为了更稳妥期间,还是要上各种仪器确定各项数值的准确性,以防术后的并发症。这天早上赵军和媳妇陪着母亲,拿着医师开的化验单去进行捡测,最后来到了CT室门口排队等候。当轮到赵军母亲捡测时,后面来了一拨人,个个打扮的光鲜靓丽,香气袭人你,没有按号也没排队,就直接进入了CT室,这下一直折腾到十二点医师下班。后经CT室的护士说,是市委办公室一小职员,领着他七大姑八大姨来体检,反正人家不出体检费,就索性各种仪器都上完,以期保证体检的准确性。最后护士对赵军说,真抱歉,咱们惹不起人家,让你等了这么久,你等下午我们上班就第一个给你们捡测,说完记下了赵军母亲的名字。
  
  手术总算如期进行且很顺利,若不出什么意外状况,观察几日就可出院。这天王医师对赵军说,你母亲的病已无大碍,只要按时服药,注意饮食,过两天就回家调养吧。我给你母亲开的药里面有一小瓶药很贵也很重要,你在取药时别弄丢了,另外我明天要回老家几天,这几天你注意一下。
  
  就在王医师走后的当天,来了一位官威十足的中年男人领着一个打扮很超前的艳丽美妇,和赵军的母亲住同一病房,那一身的香水味合着病房特有的气味,就算正常人吸入鼻腔都呛的慌,何况赵军的母亲生来就对香水味过敏。这让人不消停的贵妇,还有诸多嗜好,爱唱几句不着调的歌,那不全的五音,听着都让人不由的起一身鸡皮圪瘩。除了吃喝睡,还爱煲电话,并且声音很是响亮,似乎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在打电话,时不时的还发出几声让人听着就痉挛的发哋声。况且病房门外来探视的人像走马灯似的在排队等候贵妇的接见。后来经熟识的人谈起,原来人家这也是一种生财之道,假装生病住院,等着别人送礼上门,况且送的礼物都是高档补品,其中还夹杂着黄金白银啊。要不不管谁送礼,那贵妇都要将其祥细的记录在案。
  
  这让本就对香水过敏的李秀梅越发的承受不了了,再加上这两天休息不好,伤口发炎,血压也增高,以致弄的代理医师不停的折腾,对此也很纳闷。赵军也心急入焚的抓耳挠腮的发愁,忽然想到了王医师,就打电话把祥情说了一下,在王医师的建议下,赵军把母亲的病床搬出了病房,住在了过道里,【其实医院里封闭相对很是严实的,况且到处都有暖气片,只要把被褥加厚点即可】另外,王医师还让赵军每天把取的药,亲自在护士的面前让其调配好,然后拿回病床前,完了就再喊护士过来换。你道何因,原来有调配师偷着剋扣贵重药品的行为,这在各大医疗机构已是公开的密秘了。
  
  依此用药过了两天,赵军母亲的病情春回日生暖,人也能下床到处走动了,而且血压也稳定。如此过了两天,王医师也从老家赶回来了,并对赵军母亲的状况做了全面的辩证后,建议回家调养,还给赵军母亲带来从老家配置的偏方草药,说是两个疗程的,也就几十块钱。这样一来,就为赵军省下了好几千块的后续医药费。
  
  回家后,赵军把家里安置好,就去厂里上班,那想到厂里时,都是些新面孔,那些以前的老员工就两三个人。赵军正在纳闷之际,被车间主任告知说,现在各个工作刚位人满,让赵军回家等着,等什么时候那个刚位缺人再通知赵军来上班。你道何事,原来这个厂的效益很好,工人的工资每月相对很稳定,所以车间主人就把其他人挤兑走,又把自己的亲属或朋友招来上班。
  
  赵军这次也不例外的成了被挤兑的对象了。没办法,赵军只好辞职走人。
  
  在无奈之余,赵军只好去工地打零工,必竟自己还年轻,有的是一把子力气,只要能赚钱,啥活都干。就在一天下午,赵军一家人正在吃饭,门外来了一位中年男人,直接叫着赵军父亲赵文强的名子走了进来,当确认站在自己面前头发华白的老人就是赵文强时,扑通一下跪在了面前。原来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二十年前赵文强所救的青年张健。原来张健当年还是贵州本地高三的一名品学谦优的在校学生,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考个相对好点的大学是不成问题的。只因在张健十二岁时,父亲得了一种很难治愈的怪病而去逝,母亲一人为了赚钱供张健上学,也省吃简用,倒治长期的营养不良,就算有个头痛脑热的都自己弄点药吃吃完事,大多时间都是硬抗着病疼在外劳做,日积月累的倒治身体病变无治,也于年前去逝了,临走时紧紧拉着张健的手说,孩子,妈妈不能看到你娶妻生子了,妈妈走后,无论如何,你自己都要坚强的活下去,因为只有活着就有希望,当有一天你在外面混出个人样了,就回来告诉你爸爸和娘一声就好。
  
  张健把母亲的后事按动好之后,在四邻右舍的冷眼朝讽中,带着家里久有的四百元钱,来到了大城市。
  
  当时正直寒冬,在外晃荡了十几天的张健,有冷又饿,买了几个馒头坐在街角避风处边吃边正发愁,那想来了三个小混混二话不说就将张健爆揍一通,并且抢走了张健赖以生存的三百多块钱。直到半夜十一点多,浑身上下如针扎般疼的张健慢慢爬了起来,恍恍惚惚的向前走了一段路,又在次晕到在一个铁皮小屋的门口。直到赵文强夜里起身解手之际,才发现浑身是血的张健,二话没说就把张健抱进了自己租住的小屋,给张健擦洗了擦洗身体,等张健醒后有给煮了点面条吃,经询问祥情后觉的张健身体并无大碍,就把自己平时常用的消炎至疼的药配给张健服用。其实赵文强的工作平时也难免磕磕碰碰而受伤,所以也就常备点跌打损伤的药。就在赵文强的护理下,过了两天,一个生龙活虎的张健又站了起来。经张健的同意,赵文强在自己上班的地方给张健找了份差事,最其码在生活方面有了保障,住还是和赵文强同住一处。
  
  在过了半年的时间,张健也赞了点积蓄,变的不消停起来了,利用工作之余去街上摆摊,起初也赔了不少,后经调整思路,慢慢的走上了正规化,并且越来越好了,当经验和财富积累的差不多后,就辞去了工作,买了辆二手车,跑起了批发加零售的生意,这样一来也就经常在外奔走,很少回他和赵文强住的所为家的租屋,只是偶尔路过或有空闲时回来看看。后因赵文强租住的这块地方要搞拆迁,赵文强没来的及通知张健就寻房搬走了,就这样两个人就再也没有了连系而分开了二十年。
  
  原来赵军所在的厂是张健开办的一个分厂,因最近半年来,厂里的生产量一直下滑,而且工人的流动量太大,引起了张健的怀凝,就专程从上海过来一看究竟,在调研和暗访中,才知道,原来是车间主任唯亲是用,管理混乱,后经人事调整,该辞退的辞退,该换工作刚位的换工作刚位,当然,也就把那个车间主任一众让其另请高就了。多亏这次厂里出这事,他才在员工的辞职单中发现了赵军这个名子。因为当时和赵军的父亲赵文强同住时,经常听赵文强说起自己的儿子赵强小时候的趣事,所以就对赵军的名子特敏感,后经多方打听才找到这里来了。
  
  其实,在张健和赵文强分开的这二十年之内,张健也一直在四处打听,却总是天不随人愿。
  
  张健这次来,还有另外一个目地,就是要重心请赵军回厂,并且升其为车间主任,并且每年从厂里的盈利中提取百分之三十的红利,另外拿出了三十万元做为现时赵军家的生活费用,因张健对赵军家最近的经济状况已经了结的很清楚了,所以才有此举。然后还把赵文强认做了亲大哥,还把赵军的家当做了自己的家。就在人们唏嘘感叹之时,忽听一声雉嫩的喊爷爷的声音,让这个平常不过的小院再次飘荡起了欢笑声。
  
  又曰;行云聚出方为雨,千金散尽复还来。
  
  心怀善念终有报,谁主沉浮实难了。
  
  注;本文情节属实,人物虚构,欢迎朋友们点评拍砖。
  
  QQ;2651794183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